川剧的历史

清朝初年,由于政府推行“湖广填四川”的政策,以改善四川经历战乱后人口凋敝的状况,北边的陕西、甘肃和南方的湖广等省大量移民流人四川,随之带来了具有各地乡土气息的戏曲艺术。这些外来戏曲艺术经过与四川本地戏曲艺术的交流、融合,逐渐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剧种—— 川剧。

因此,川剧包括了昆腔、高腔、胡琴、弹戏和灯戏五大声腔,这是与中国戏曲的任何其他剧种都不一样的。其中高腔源自流行于江西等地的“弋阳腔”;胡琴戏由湖北的徽剧和汉剧演变而来;弹戏的源流是陕西的秦腔;灯戏由四川民间小调演变而成;昆腔则源自江苏的昆曲。

五大声腔中,高腔曲牌丰富,唱腔美妙动人,是川剧最主要的演唱形式。其特征首先表现在手段的组合——有“帮(腔)”与角色之“唱”相应和(即一唱众和),同时在帮、唱中不加管弦,而突出使用打击乐——这种帮、唱与打击乐三位一体的组合,在川剧中称之为“帮打唱”。

川剧剧目繁多,其中高腔部分的遗产最为丰富,有“五袍”(《青袍记》、《黄袍记》、《白袍记》、《红袍记》、《绿袍记》)、“四柱”(《碰天柱》、《水晶柱》、《炮烙柱》、《五行柱》),以及“江湖十八本”等,不少为其他剧种失传的剧目。

川剧的表演艺术有深厚的生活基础,并形成一套完美的表演程式,表演真实细腻,幽默机趣,生活气息浓郁,为群众所喜爱。川剧演员还创造了不少川剧绝技,如川剧变脸、踢慧眼、藏刀等,利用绝技刻画人物,令人叹为观止。

川剧行当

和其他中国戏曲类似,川剧也分为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五个行当,并且川剧的各个行当均有自成体系的功法程序,在表现手法、表演技法方面多有卓越创造,尤以文生、丑角的表演最具特色,能充分体现中国戏曲虚实相生、遗形写意的美学特色。比如文生擅用褶子功,扇子功,飘带功,更有丰富的指法和眼法,而川剧的丑角可分为袍带丑,官衣丑,襟襟丑,婆子丑等十几个类别,在中国戏曲中无出其右者。

川剧在五大行当的基础上形成了“七行半会”,即:一、场面(音乐)人员的吉祥会,又称集祥会;二、末角的文昌会;三、旦角的娘娘会;四、净角的财神会;五、小生的太子会;六、丑角的土地会;七、配角(兵褂子、马衣、上天龙)的德胜会(彩女、箭衣归入娘娘会);八、剧务(打杂师)的半行观音会。旧时每一会(行当)里,一般只配四个演员,谓之“四梁四柱”,四个演员根据技艺情况,互为升降,相互转化。

川剧行当是带有性格色彩的表演程式的分类系统。这种表演体制是戏曲的程式性在人物形象创造上的集中反映。戏曲表演在创造人物形象时,既要求性格刻画的真实、鲜明,又要求从程式上提炼和规范,因而唱念做打各类程式无不带有性格的色彩;经过长期的艺术磨练,性格相近的艺术形象及其表演程式、表现手法和技巧逐渐积累、汇集而形成行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