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剧变脸的原理

川剧变脸总是让人感觉神秘莫测,那一张张色彩斑斓的脸谱究竟是如何被一层一层揭开的呢?揭下来的脸谱又是如何被变走的?变脸是魔术吗?还是绝技呢?

川剧变脸大体上分为“抹脸”、“吹脸”、“扯脸”三种,此外,还有一种“运气”变脸。

“抹脸”是将化妆油彩涂在脸的某一特定部位上,到时用手往脸上一抹,便可变成另外一种脸色。如果要全部变,则油彩涂于额上或眉毛上,如果只变下半部脸,则油彩可涂在脸或鼻子上。如果只需变某一个局部,则油彩只涂要变的位置即可。如《白蛇传》中的许仙,《放裴》中的裴禹,《飞云剑》中的陈仑老鬼等都采用“抹脸”的手法。

“吹脸”只适合于粉末状的化妆品,如金粉、墨粉、银粉等等。比如在舞台的地面上摆一个很小的盒子,内装粉末,演员到时做一个伏地的舞蹈动作,趁机将脸贴近盒子一吹,粉末扑在脸上,立即变成另一种颜色的脸。必须注意的是:吹时闭眼、闭口、闭气。《活捉子都》中的子都,《治中山》中的乐羊子等人物的变脸,采用的便是“吹脸”的方式。

“扯脸”是比较复杂的一种变脸方法。它是事前将脸谱画在一张一张的绸子上,剪好,每张脸谱上都系一把丝线,再一张一张地贴在脸上。丝线则系在衣服的某一个顺手而又不引人注目的地方(如腰带上之类)。随着剧情的进展,在舞蹈动作的掩护下,一张一张地将它扯下来。如《白蛇传》中的钵童(紫金铙钵),可以变绿、红、白、黑等七、八张不同的脸。再如《归正楼》中的贼、《望娘滩》的聂龙等也使用扯脸。 “扯脸”有一定的难度。一是粘脸谱的粘合剂不宜太多,以免到时扯不下来,或者一次把所有的脸谱都扯下来。二是动作要干净利落,假动作要巧妙,能掩观众眼目。

还有一种方式是“运气变脸”。 传说已故川剧名演员彭泗洪,在扮演《空城计》中的诸葛亮时,当琴童报告司马懿大兵退去以后,他能够运用气功而使脸由红变白,再由白转青,意在表现诸葛亮如释重负后的后怕。

川剧变脸揭秘

相传“变脸”是古代人类面对凶猛的野兽,为了生存把自己脸部用不同的方式勾画出不同形态,以吓唬入侵的野兽。后来变脸在明代就已经搬上舞台,最先用于神怪角色的化妆,现在的变脸已演化成了一种舞台特技。

其实,别看变脸看起来很神秘,只要掌握了它的手法,也就是以下四招,揭开神秘面纱的变脸,也就没那么神了。

一、抹脸——胡子眉毛一把抹!这种变脸手法是最简易而且最原始的方法。它是将化妆用的油彩涂在脸的特定部位上,表演时,利用转身、埋头或者披风挡的动作做掩饰,用手往脸上一抹,嘿嘿,脸就变了!《飞云剑》中的陈仑老鬼等采用的都是“抹脸”的手法。

二、吹脸:这可能是最不好受的变脸方式了。不知道大家小时候淘气时玩没玩过吹面粉?“噗”——瞬间,原本干净的脸蛋就变成小白脸了!“吹脸”的原理和这差不多,只不过变脸用的材料比较神秘:放在地上盒子里的各色烟灰!当然演员们还需要在脸上多抹点油,增加黏性。在演员装作倒地的瞬间,用嘴吹灰,同时闭眼、闭气,不同颜色的灰沾在脸上,原来的脸就变成了一张丑陋而恐怖的脸了。

三、扯脸:比起前两招,扯脸就显得环保得多。而这个手法可能是现在最时髦的变脸手法了,现在的变脸大师们几乎用的都是这种变脸手法。方法是事先将不同的脸谱画在一张张的绸子上,剪好,每张脸谱上都系一把丝线,再一张张小心地贴在脸上。丝线的头就系在衣服的某一个顺手而又不引人注目的地方(比如腰带上),在表演时,故意做出不易被观众察觉的掩饰动作,比如用扇子、伞等道具掩人耳目,趁机扯下面具,完成变脸。所以这招又叫“扯脸”。

四、气功变脸:传说此招是用运气的方法改变脸色,据说已故川剧名演员彭泗洪,在扮演《空城计》中的诸葛亮时,当琴童报告司马懿大兵退去以后,演员能够运用气功而使脸由红变白,再由白转青,意在表现诸葛亮如释重负后的心理。

川剧变脸

川剧是中国戏曲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,川剧中有一种绝活——变脸,更是被称之为“国粹”。川剧变脸,它的神奇精妙之处在于演员通过身法、手法的特定性,能在瞬息之间让一张张活脱脱的面孔百般变幻。眨眼,挥手,赤、橙、黄、绿、青、蓝、紫等各色脸谱,说变就变。而看的人却看不出丝毫破绽,惟有拍手叫绝。

川剧变脸原是用于揭示剧中人物的内心及思想感情的变化,即把不可见、不可感的抽象的情绪和心理状态变成可见、可感的具体形象。其手法大体上分为“抹脸”、“吹脸”、“扯脸”三种,此外,还有一种“运气”变脸。现在最常见的变脸方式是“扯脸”。

川剧脸谱

川剧脸谱,是川剧表演艺术中重要的组成部分,是川剧化妆的一种独特形式,是川剧历史上历代川剧艺人共同创造并传承下来的艺术瑰宝。川剧演员在演出前,要在面部用不同色彩绘成各种图案,以展示人物的身份、形貌、性格特征。另外,在保持剧中人物基本特征的前提下,演员可以根据自身的特点,创造性地绘制脸谱,以取得吸引观众注意的效果。故川剧脸谱的个性化和多样化特征,是各类地方剧种中少见的。川剧脸谱与其它中国戏曲脸谱最大的区别,是它的动物图案和霸儿脸。

动物图案

用动物图案表现人物特征,是川剧脸谱的一大特色。例如,江湖豪杰马俊,人称“玉蝴蝶”,于是就在马俊脸上勾画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;绿鸭道人的脸上勾画有展翅的鸭子;蛇精的脸上勾画有盘曲的蓝绿色长蛇,等等。

特别要提到的是,这些动物图案的绘制,需要完全符合演员面部肌肉的分布特征。比如,蛇的头嘴画在演员的嘴部,蛇身盘在两颊上,蛇尾伸延至眉肌部位。这样,演员嘴巴的张闭刚好表现了蛇嘴的张闭,整个面部肌肉的运动正好带动了蛇身的爬行。再如《金山寺》中的蟹将,一只大蟹螯勾画在演员的嘴部,嘴肌运动表现的刚好是蟹螯的张合运动。

设计勾画带有动物图案的脸谱,绝不是把动物图形生搬硬套于脸上,而是需要经过变形、夸张、巧妙安排的艺术处理,不论是用动物的全貌或取其一部分,都需要以角色所需、表演所需,塑造刻画人物特征为前提。动物脸谱的绘制,要力求色彩明快,具有装饰美,还要充分考虑剧中角色各个川剧行当的规范,这也就是说,勾画动物图案脸谱也要有大花脸、二花脸、小花脸及霸儿脸的区别。

霸儿脸

霸儿脸又叫霸儿花脸,是剧中人物青少年的造型,反映人物血气方刚、风华正茂的特点。霸儿脸延续角色中老年脸谱的特征,不带口条,一般以鼻为界,只勾画脸的上半部分。霸儿脸还有隐含表现人物后代形貌特征的作用。

例如:红脸关羽在《步月杀熊》中还是个青年,其脸谱是半头红的红霸儿脸。黑脸包公在《判双钉》中初次为官,还是个性急耿直的青年人,便给他开黑霸儿脸。《波罗花》里的青年英雄石应龙,开鸳鸯霸儿脸。张飞的儿子张苞开黑霸儿脸、牛皋的儿子牛通开白霸儿脸,他们都秉承父豪,又年少气盛。

川剧的折子戏

中国戏曲的各个剧种都有折子戏,折子戏一般是相对于全剧而言,是指全剧的其中一场戏。川剧著名的折子戏有《情探》、《秋江》、《放裴》等。

川剧的唱腔

由于川剧历史的特殊性,因此川剧的音乐唱腔是由昆腔、高腔、胡琴、弹戏、灯戏五种不同声腔组成的,这在中国戏曲中是十分罕见的。

昆腔的唱腔基本上保持原“苏昆”的特点:腔调曲折婉转,节奏较缓慢,特别讲究发音吐字的准确性。伴奏乐器以笛为主,打击乐中必须加上苏锣、苏钹。唱腔的曲牌尚存一百多支,如[点绛唇]、[香柳娘]等,绝大多数与高腔曲牌名称相同,但曲调不同。曲牌运用时,以多支组合的套曲为主,川剧呼之为“成堂曲牌”。

高腔是川剧中最有特色、最有代表性的一种声腔形式,主要特点是:行腔自由,为徒歌式,不用伴奏,只用一副拍板和鼓点调剂节奏高腔的唱腔高昂响亮,婉转悠扬,铿锵有力,并有帮腔和之。打击乐采用大锣大鼓,贯穿于曲牌始终,使帮、打、唱三者紧密结合在一起。在演唱过程中,宣叙调与咏叹调交替使用,帮腔与唱腔互为增辉,加之以密锣紧鼓的配合,能使舞台气氛变化无穷。

高腔的曲牌十分丰富,据传约三百多支,常用曲牌亦有近百支左右。曲牌的结构,包括起腔、立柱和扫尾三部分。另外,高腔曲牌中还有所谓“重腔”、“犯腔”、“钻腔”、“滚腔”、“飞腔”、“咿腔”、“呜腔”、“啊腔”的区分。

高腔音乐最有特色的还是它的帮腔。建国前,川剧的帮腔主要是由鼓师领腔,其它乐工人员帮腔。建国后,专门配备了嗓音较好的女帮腔队。帮腔可起到定调,描述环境,制造舞台气氛,提示剧中人物的内心感情,代表第三者对剧中人物的评价等作用。

胡琴腔分二黄和西皮两大类,伴奏乐器以小提琴和川二胡为主,并有唢呐和笛子的吹奏,适于表现各种情绪。

弹戏是一种唱梆子腔的声腔,包括情绪极不相同的两类曲调:一类叫“甜平”,表现欣喜、欢乐的感情。一类叫“苦平”,表现悲哀、凄苦的感情。板式有“一字”、“二流”、“三板”、“垛板”、“倒板”等。

灯戏音乐称为“灯调”。乐曲一般比较短小,节奏鲜明,旋律明快,听来有轻松活泼的感觉,长于表现诙谐风趣的喜剧场面。灯调在运用时,也采用曲牌相连接的形式,但因乐曲比较短小,一般只四句、六句或上下句,所以演唱时,一首(段)乐曲大多配上若干不同的唱词反复地唱。曲牌(调)较多。伴奏乐器主要是“大筒筒胡琴”,这种胡琴的琴杆粗而短,琴筒较大,音略带“嗡”音,建国后加进了川二胡之类的弦乐器。

川剧中的绝技

正如提到川剧人们就想到变脸,川剧中多姿多彩的绝技历来都是最吸引观众眼球的部分。川剧绝技是在漫长的川剧历史中逐渐形成的,是特殊的表演动作,技术性强、难度高,其根本目的在于帮助刻画人物形象,从而收到强烈的艺术效果。 川剧的绝技有很多,这里介绍主要的几种:

(1)变脸:是川剧表演艺术中最为常见、最有影响的技巧之一。详见川剧变脸。

(2)吐火:吐火就是演员在嘴里包上松香或者煤油,吐到面前的导火索上,形成一根火柱。吐火有一个诀窍,眼前的火尚未熄灭之时,绝对不能吸气,否则即会“引火焚身”。如《白蛇传》等戏中就有此绝活。

(3)藏刀:在川剧折子戏《肖方杀船》中,一把两尺多长的明晃晃的钢刀,一会儿出现在观众和剧中人物面前,一会儿又不知去向,揭露了剧中人物肖方的阴险、狡猾和毒辣,近乎魔术,十分吸引人。

(4)耍烛火:在《活捉石怀玉》等鬼狐色彩的戏中常使用这种技巧。明明是一支燃着的蜡烛,当众吹熄灭后,快速一掩,蜡烛立即复燃,反复数次,烘托阴森的气氛和主人公不安的情绪。

(5)顶灯:是川剧著名丑角戏《皮金顶灯》中的运用的特技,表演技巧难度颇高。扮演皮金的演员必须腰、腿功夫扎实,除了“顶灯”、“吹灯”、“滚灯”之外还需要“耍棍”、“吞水吐水”等表演,加上唱词方面“哭五更”、“读祭文”等非常诙谐幽默,极具观赏性。

(6)踢慧眼:川剧《白蛇传》中的韦驮,在与白蛇交战中用到此特技。扮韦驮的演员在出场前已预先在靴尖上贴有一只画好的眼睛,被掩盖着,当他“领法语”后,说一声“待吾睁开慧眼一观”,一个毽子踢到前额,便贴了上去。据传,此技的发明者是戏圣康子林。

川剧的流派

流派是中国戏曲的特色,通常由艺人的杰出创造和师承关系形成。川剧虽也有旦行浣(花仙)派、丑行傅(三乾)派等流派,但更重要的是,由于川剧历史的关系,各种川剧唱腔的流行地区,以“ 四条河道 ”为中心,形成了四种各具特色的流派:

一是“资阳河派”,主要在自贡及内江地区各县市,以高腔为主,艺术风格最为谨严;

二是“川北河派”, 主要在南充及绵阳的部分地区,以唱弹戏为主,受秦腔影响较多;

三是“下川东派",主要在以重庆为中心的川东一带, 特点是戏路杂,声腔多样化, 受徽剧、汉剧影响较多;

四是“川西坝派”, 主要在以成都为中心的温江地区各县,以胡琴为主,形成独特的“坝调”。

当然,就目前而言,川剧的流派不如京剧那样明显,这很大程度上或与川剧主要是融合吸收外来剧种精髓,形成自己独特魅力的表演形式有关,从侧面也反映了巴蜀文化兼容并蓄、有容乃大的文化内涵。

川剧的戏装

川剧历史悠久,剧目丰富,人物繁多,其服饰与川剧化妆一样,也大有讲究,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,每个川剧行当的服饰都各有门道。正如中国戏曲的俗语:“宁穿破,不穿错”,就是说宁肯穿破戏服上台演戏,也不能将人物的服饰张冠李戴,川剧也同样如此。

川剧戏装有很多种,蟒袍、靠子、官衣、褶子等,都对应有相对固定角色,什么角色穿什么衣服,有严格讲究。剧团历来对戏装都有严格而细致的分类,有所谓的“大衣柜”和“二衣柜”。大衣,就是剧中帝王将相、娘娘嫔妃、内阁大臣等所穿的服装,有蟒袍、官衣、蓝衫等;二衣,就是剧中元帅大将、马步兵丁等所穿的服装,有铠甲、靠子、袍子等。演员舞台上一亮相,身上的戏装就先透露了角色的身份、性格、情绪等。

服装样式有讲究,川剧服装色调上的选用也有不成文的规定:黄色多用于皇生,绿色多用于红生,白色多用于武生,黑色和蓝色多用于正生,黑色多用于净,红色常用于丑。了解了川剧穿衣诀窍,以后再看戏,人物一出场,他的身份你也能八九不离十地猜得到了。

川剧演出服装是以明代服饰样式为基础发展变化而来,通用于各类传统戏里。为适应表演的需要,又有其独具的特色。比如,袍服和小生褶子均无水袖,以内里所着长筒窄袖白布香汗衫伸出袍服和褶子数寸,覆盖指端,均为袖头子。小生褶子除领口外全不绣花,显示出一种极雅的风采,而且其服装是开高衩的,便于演出时施展褶子功。有意思的是,川剧中,闺门旦、奴旦均穿短袖褶子。女褶子戏多,冬季亦如是,故有“冷不死的小旦”之说。

川剧化妆

中国戏曲的化妆能有效地帮助观众认清剧中人的本来面目,是演员角色化的重要条件之一。虽然川剧行当的化妆要求各不相同,但除了比较特殊的川剧脸谱,其他角色的主要程序都是扎网巾、擦护油、上粉、涂脂、描眉、画眼、勾脸、定妆、勒水纱、贴鬓脚等。

扎网巾:包括戴发网和各色绫帕。其作用将演员的头发遮住,使其象古人;稳定盔帽,以免摇晃;便于提起太阳穴的肌肉,使眉毛成倒八字形,增加威严和美感。扮演悲剧的演员要脱帽时,还要在发网上插上“水发”。网子戴高戴低亦有一定规矩。花脸齐鼻梁上一掌,使面部扩大;生角扎额上发笺畔;小生高眉两指;旦角丑角均应较生角的低。旦角包好头后,还要贴鬓片,用以调整脸形;闺门旦扮小妆不用发网,直接在发鬓上戴首饰;武小生于两耳之后,还各扎耳发一支,以便做戏和示英武之概。

擦护面油:画脸谱之前,用凡士林和白甘油先涂于脸上,以防止因化妆油彩不好而损伤皮肤。

上粉:以前是把铅粉或葫头粉撮些置于手掌中,用水调成膏两掌相合而搓,再对镜遍涂脸上,加以轻轻拍打,使之均匀。现改用专制的白色化妆膏,掺杂少许红色,使其略似肤色涂于面部、颈部、耳根和腮边等处,以免面白颈黑之不美观。生角上粉只宜薄施,旦角则需浓厚,青衣旦宜稍淡。另外,施粉须均匀自然,应根据剧中人的性格年龄特征而施,达到浓淡适宜。

涂脂:即擦红抹彩。擦的部位主要是上至眉、下至腮、两眼眶及面颊上部等处,小生小旦两唇须擦红,以显其唇红齿白之美。须生挂有口条,嘴不露外,故不施红。

描眉:擦脂之后,如果扮的老生或老末,则用白粉在原眉上画眉,如扮的生角、丑角、小生等,则用墨在原眉上描眉。生旦的眉稍细而淡,武生宜粗浓,且眉尖稍向上成倒八字;丑角的眉尖多稍向下成八字。画眉之后还需画眼眶,即沿上下眼帘画一道黑线,眼梢处略向外延长,使之显得眉眼分开。

定妆:为了使脸上的脂粉不至因汗水流溢而搞得黑白红相混,以至把妆搞坏,擦脂描眉之后,必须于脸上薄薄地扑一层白粉,然后用粉刷将粉扫尽,这样就不再怕汗水浸染了。

川剧演员面部化妆完毕,随后还要各自穿好彩裤、鞋靴,分别到大衣箱和二衣箱或饰杂头处穿戴衣帽等川剧戏装,并自对穿衣镜,看看各部分是否配得恰当,整齐美观,然后就持必用之道具,如扇、剑、朝笏、蚊帚、手巾等,须生还须挂好口条准备上场正式演出。

« 看看还有什么好玩意